打擾了鄺詠君的《日出|晚安》| BY JASMINE CHAU

在微雨陰霾之下,我首次到達位於田灣的安全口畫廊。能趕及觀賞鄺詠君的個展,這份喜悅絕對能夠掩蓋陰沈天色的哀怨。踏入畫廊空間,雨滴聲在空間內迴響,為畫作系列添上配樂。空間四壁以樸素純白色系為主,在鄺氏油畫的帶領下,讓安謐的空間變得生動活潑。

Continue reading

新世代藝術公仔熱潮 | by 張錦滿

美國藝術泰斗Andy Warhol(1928 – 1987) 開創藝術品複製生產這概念。來到今天,複製技術更可以工業化,作品可以移到工廠裡生產,此實乃科技生產年代形成之大趨勢。藝術品處於科技複製生產年代,自然也走上作品衍生的道路。藝術家把平面畫作的圖象立體化,完全符合這個時代特徵,因此,我們毋須懷疑與否定畫作裡的圖象複製化成為「公仔」。

Continue reading

在博物館被參觀 | BY 葉葦

藝術距離生活很遠。這句話已經不再成立。現在香港人接觸藝術品的機會,比起接觸大自然還要多。一年到底不同的博物館、高等院校、非牟利機構、藝術團體,以及遍布於港九新界的大小畫廊都不停地舉辦展覽,還有每年定期舉辦的本地及國際性大型博覽,春秋兩季的藝術拍賣會和預展,還未說到大型商場以藝術、設計或工藝為主題舉辦的期間限定展覽,乃至長期放置於公共或私人空間的戶外雕塑。香港人其實早已身處於被藝術品包圍的世界而不自知。

Continue reading

香港藝術管:不要走近藝術 | by Ah Lo

我很喜歡到博物館參觀,總覺得從實物可以學到不少新知識;對於教養孩子,帶他們到博物館參觀也有陶冶性情之效。日前就帶了兩個兒子到K11 Musea觀賞草間彌生的《再生時刻》和其他藝術品,讓兒子先觀察,再向我提問,旁邊的導賞員先是看著我們的互動,後來詢問我可否加入兒子的討論,順道引領兒子思考藝術家製作作品的想法與技法。過後,兒子對我說覺得藝術很有趣,可否多看一點藝術品。我想起重新開幕的香港藝術館,便答應翌日與兒子前往參觀。本以為可以打鐵趁熱,點起兒子對藝術學習的興報,豈料卻是一盆冰水澆下,兒子說再也不想前往香港藝術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