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了解林風眠與吳冠中生平?「藝文香港」展出六位國寶級大師巨作|BY 張錦滿

11月16至19日(周三至周六),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展覽廳5G有個國際文化藝術交流展示盛會「藝文香港」(ART HONG KONG)。該藝術展覽由紫荊文化集團主辦,中華青年精英基金會、集古齋承辦,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聯合出版集團、K11 Art Foundation、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協辦,古物古蹟辦事處、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香港會員總會、香港書畫文玩協會、《美術家》、西泠學堂等多家文化藝術團體支持。

Continue reading

運用古老氰版攝影沖印技術:吳季璁藍曬法替代筆墨創出新水墨|BY 張錦滿

劉國松在1961年起放棄油彩與畫布,重投紙墨世界,卻放棄使用(毛筆)中鋒,開發各種拓墨技法,成功創造出「現代化中國水墨畫」。他推高水墨藝術至新高峰,在海峽兩岸三地影響巨大,受畫壇奉為泰斗。2019年,#劉國松 藝術大獎設立,意圖尋找下一個劉國松,選拔現代中國水墨畫最優秀新代表畫家。他必先是創作手法破舊立新,並非模仿舊有,也非抄襲西洋,並能宣揚民族傳統文化,同時兼具備強烈使命感。結果吳季璁被挑選出來。

Continue reading

倫敦地鐵站裏面的迷宮 – 公共藝術面對什麼難題? | BY MICHAEL CHEUNG

如果有到過倫敦的地鐵站,相信大家都會與以下這些像迷宮的圖案擦身而過。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到,或者在經過的一瞬間曾經疑惑它究竟是什麼?不買關子了,其實這是由倫敦地鐵在2013年為慶祝150週年而委託藝術家Mark Wallinger製作的公共藝術作品Labyrinth。在倫敦的每一個地鐵站都會有一張不一樣的迷宮,總共270張。而每一張迷宮上的數字,則是以2009年3位鐵路愛好者挑戰以16小時走遍所有地鐵站的路線編定的。

Continue reading

超現實與現實之間:走進藝術家的幻想世界 | BY JASMINE CHAU

凌晨三點的夜空格外寧靜。在失眠煩擾之下,手機刺眼的光芒傳來海外朋友的慰問。

閒聊數句,她突然探究:「試想像,如果夢中有一道門,能夠連繫各處的人在統一地方相見,是多麼方便的事呢。」這設定下的想法雖則虛擬,話語背後帶點唏噓,但此情景卻格外熟悉。翻查本月照片集,原來是中國藝術家劉宏偉的作品《門縫裡的雲》(Cloud behind the Door) 在我腦海中浮游至今。或許這正是超現實主義的本質和魅力——透過夢境、內心思緒及潛意識參透至日常思維。

Continue reading

王維新:為蔣介石和羅斯福造像的民間雕塑家 | by 張錦滿

香港傳媒發達,但一向少關心從事藝術工作人士,所以就算出現超優人材,大眾仍不知道。最新例子是王維新,今天要由其家族後人建立網頁,向我介紹他祖父是傑出人像雕塑家。

王維新(1905-1988)生於清末光緒年間,福建晉江縣人,乃書香世代,可惜當時政局風雨飄搖,父親早喪,而他只曾在私塾修讀兩三年,一切學問與技藝,均要靠自學。

Continue reading

在艱鉅時刻綻放的ART BASEL HONG KONG | BY 張錦滿

2022年新冠疫情仍影響香港人生活,Art Basel藝博會一再延期,終於5月27日至29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大家對該國際文化盛會有點懷疑時,特首林鄭月娥親臨參與揭幕,還進場仔細參觀。香港Art Basel藝博會已舉行多屆,過去從未見特首、政府高官進場,今年有圖片發出,見林鄭月娥觀賞多個畫廊展品,並在漢雅軒畫廊,對王冬齡書法與劉國松的月球畫垂詢。

Continue reading

到底咩係沉浸式體驗? | BY MICHAEL CHEUNG

今日終於成功地將自己趕出門口,去看藝術家Cj Hendry的倫敦個展「Epilogue」。突然有動力的原因是⋯⋯因為是展期的最後一天,再不去的話就沒有了⋯⋯

短短十日的展覽位於Mile End,一個不算方便的地點,每個session只有15分鐘,等候時間輕鬆超過1小時,而且這個展似乎非常「IG-able」。 一般情況下我對這種展覽是興趣不大,但是我必須說這個是我近期看過最impressive的展覽。原因,在於它很好地運用了「沉浸式體驗」(Immersive experience) 這個概念。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