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守護神 痴人常書鴻 | by 張錦滿

1941年初,張大千率妻兒門生,抵達敦煌莫高窟「考察」,共待了兩年七個月。另邊廂,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於1942年成立,而常書鴻得于右任推薦,成為主要負責人。他與招來的藝術人共五位,坐卡車顛簸二十多天,又騎駱駝整整三天,來到缺水缺電的風沙聖地。張大千見常書鴻與熱情年輕人不怕艱辛在荒漠生活和工作,表揚他負起千年重任,足當國家級英雄。常書鴻不負前輩期許,終在敦煌奮戰五十年,贏得「敦煌守護神」稱號。

常書鴻犧牲妻子陳芝秀而堅持為敦煌奉獻,確有點痴人本質。他經歷愛情與麵包、夫妻想法分歧、中西生活方式、荒村與時尚等永恆矛盾,其傳奇一生足堪為文學小說題材,亦近乎中國現代文化史縮影,很值得大眾認識。

常書鴻於1904年4月6日出生在浙江杭縣(今杭州),滿族人,原姓伊爾根覺羅,安家落戶為「世襲雲騎尉」。1918年,他考入省立甲種工業學校(浙江大學前身)預科,學習染織,1923年畢業後,留校任教。1925年他改到省立工業專科學校,翌年,又轉到浙江大學工業學院,教授美術。

蔡元培認為美盲禍害大過文盲,推動勤工儉學、藝術救國計劃。常書鴻於1927年6月,帶職自費,與妻子陳芝秀赴法國留學;11月考入里昂美專預科,並誕下女兒,以里昂市內河流為名,稱為常沙娜。

陳芝秀學雕塑,而常書鴻學油畫,曾在巴黎舉辦個人畫展,獲法國美術沙龍三枚金獎、兩枚銀獎,並當選為法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大約在1930年,他碰巧看到法國漢學家Paul Eugène Pelliot(漢名伯希和)的敦煌圖文錄(六本小冊子,圖片攝於1907年),醍醐灌頂。他驚識中國藝術偉大,埋下大半生與敦煌結緣的種子。

1936年秋天,他受教育部長王世傑邀請,隻身回到北平,接受國立北平藝專聘請,暫當教授。1938年抗戰爆發,他隨國立藝專遷校到雲南,任代理校長。在山河動盪之際,妻子陳芝秀帶女兒常沙娜回國,全家踏上躲避空襲逃難之旅,差點被炸死。

1940年他離開藝專,轉任教育部美術教委會常委兼秘書。此時,他提起敦煌,得到于右任、陳淩雲和張大千幫助,開始與梁思成、徐悲鴻等籌建敦煌藝術研究所。

敦煌藝術寶庫建於西元366年,在490多個洞裡,有2000多佛像,另佈滿大量技巧高超佛教彩色壁畫,連接起來,可排成25,000米長的畫廊。千年來,無人知曉該地方,直到1900年,才由看守人王道士意外揭開其寶藏。

敦煌石窟歷經浩劫,例如法國漢學家Paul Eugène Pelliot漢名伯希和,於1908年去敦煌石窟探險,購走大批敦煌文物運往法國。

蘇聯十月革命後,1920至1921年間,數百名白俄殘兵戰敗逃亡到中國,竟被當時政府安置在莫高窟長達半年。他們於絕望中在洞窟壁畫上塗鴉亂抹,恣意發泄,並還在洞窟角落生火做飯,導致壁畫被油煙熏黑,破壞極大。

1924年1月,又來美國哈佛大學藝術博物館東方部主任Landon Warner(華爾納)帶領的考古團。他們用特製膠布把八個洞窟壁畫表層剝離,其中十件精品現存在哈佛Arthur M. Sackler博物館。

常書鴻一行人來到莫高窟時,眼見心中聖地變成沙洞廢墟,痛心之餘,更堅決留下來。1944年元旦,他升任為敦煌藝術研究所所長,可是他妻子陳芝秀與他生活上和思想上分歧愈來愈大。1945年4月,她不顧兩個孩子,離家出走。夫妻先後在蘭州報紙登啟事,宣告離婚。

1946年,常書鴻帶領新招來的中央大學藝術系和四川國立藝專學生,再踏上敦煌土地。翌年,一批重慶藝專畢業生也來到,其中李承仙很敬佩常書鴻,在1947年秋,兩人結為夫妻,相濡以沫,白頭偕老。李承仙很能助夫,後來被稱為「敦煌痴人」。

1956年常嘉皋和父母常書鴻、李承仙在莫高窟大泉河畔

1956年7月1日,常書鴻加入中國共產黨,有份策劃《敦煌藝術展》,於1958年元月在東京開幕。

之後,文革到來,留學法國的常書鴻和第二任妻子李承仙,被紅衛兵打為反革命走資派,還被開除黨籍、公職,要在敦煌文物研究所餵豬、勞動。

到1970年,英籍作家韓素音訪中國,向周恩來要求,常書鴻黨籍和名譽恢復,疾病亦得到治療。

1982年3月,他調任國家文物局顧問,兼當敦煌文物研究所名譽所長,搬家到北京。同年4月,他回母校浙江大學參加85周年校慶,10月與夫人李承仙在學校合繪大型油畫《攀登珠峰》。

1980年常書鴻給贈給張大千的書籍上簽字留念(常嘉皋提供)

隨後,他人生才一帆風順,並受日本歡迎。1983年,他擔任東京藝術大學客座教授;1985年到1988年期間,與李承仙合作,為東京棗寺、奈良法隆寺創作宗教畫。他甚至於1990年舉行畫展,並得創價大學名譽博士學位。1992年再赴日本訪問並作畫,獲委任富士美術館名譽館長。

可惜,他腦血管疾病當時發作,回到北京協和醫院接受治療,住院期間寫回憶錄《九十春秋——敦煌五十年》,於1994年4月6日在北京首發。同年6月23日他在醫院逝世,骨灰一部份安在北京八寶山公墓,其餘放在敦煌莫高窟前。他獲得「敦煌守護神」稱號,而女兒常沙娜循他遺志,續護敦煌,有敦煌女兒之稱。

最後一提,2004年7月14日《蘋果日報》果籽版陶傑文章《在公路上》,說常書鴻是他二叔公。查維基百科,陶傑的外祖父是常書林,會是常書鴻的兄長,而陶傑媽媽叫常娉婷⋯⋯

《此生只為守敦煌》葉文玲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

圖:張錦滿、網上圖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