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鬼才 Jean-Michel Basquiat:潮流裡的恆星 | HEATHER AU

Jean-Michel Basquiat – I’m not a real person. I’m a legend.

他,被譽為「黑人畢卡索」,畫作卻曾被現代藝術博物館 (Museum of Modern Art – MoMA) 拒於門外。他與Andy Warhol 亦師亦友,即使打響名堂後仍因「黑人」標籤被排擠,被批評畫作幼稚、風格老土,但是他的塗鴉風格、傳奇故事深深影響著流行文化、時裝及藝術界,連Madonna、David Bowie都鍾愛、收藏他的作品,他就是永遠二十七歲的Jean-Michel Basquiat (尚‧米榭‧巴斯奇亞)。

「我想創作出看起來像兒童繪畫的畫。」

Jean-Michel Basquiat 在8歲那年遇上嚴重車禍,手臂骨折及多處內傷,嚴重到要移除脾臟。媽媽在他養病期間送了一本解剖學書《Henry Gray’s Anatomy of the Human Body》(《格雷氏解剖學》)讓他打發時間,渡過最痛苦的治療期。這本解剖學書自此成為他的老友記,他塗鴉作品中的駭骨、人體結構等圖案便以此為靈感。

Basquiat個人風格強烈,用色大膽,線條粗獷,童稚般的塗鴉不失狂傲與熱情,洋溢街頭藝術風,牽涉種族主義、權力等敏感議題,亦有漫畫和黑人英雄等偶像人物、率性而為的創作體現了他的爆發力,展露他最真誠的赤子之心及對世事的無畏,這是藝術的原始力量。

「我以為會成為流浪漢渡過餘生。」

Basquiat骨子裡的叛逆及才華彷彿是與生俱來的,15歲便離家出走,再回家時被爸爸趕出家,高中輟學與好友Al Diaz 以”SAMO” (Same Old Shit) 之名於曼哈頓蘇豪區開始街頭塗鴉路,闖出名堂,但是塗鴉藝術不能當飯吃,年紀輕輕的Basquiat唯有到工廠做兼職並兜售自製明信片維持創作生活。

豈料DIY 明信片竟使Basquiat與Andy Warhol結緣。Andy Warhol不但買下明信片,更非常賞識Basquiat的才華並與他結成好友,無論往後的二人合作或Basquiat獨立發展亦備受注目。20歲出頭的Basquiat早已爬過高山低谷,嚐過最苦最甜的人生經歷,但骨子裡仍舊倔強任性。

「我想成為照耀他人的明星。我不是畫廊吉祥物。」

自言對藝術評論家的批評及質疑毫不在乎,Basquiat隨性灑脫的性格亦造就他別樹一格的藝術特色及時尚潮流,不僅塗鴉在畫布、牆壁之外的頭盔、木凳等日常物,他更會塗鴉在自己穿著的ARMANI西裝,即使工作到滿身顏料噴漆也無所謂,只顧沈醉於藝術與塗鴉世界。

不過,年少便名成利就的Basquiat漸漸體會到藝壇轉趨商業化,逐步淪為產業市場,藝術家則被用作市場工具。Basquiat不甘心被人當作商品標籤,不願見藝術變質失去本義,便以塗鴉反擊,《Notary》作品中描繪畫廊市場工廠般的行銷手法,表達了他對藝術市場的商業操控、公式運作的不滿及憤怒。

「我不是黑人藝術家,我是藝術家。」

Basquiat一生從未想改變自己來迎合世俗眼光,只是名利帶來的壓力與迷惘、好友Andy Warhol的離世使他走上濫藥的不歸路。那些看似幼稚孩子氣的塗鴉畫作其實包裹著Basquiat最率真的心,是憤世嫉俗的他對社會壓迫、不公平體制的強烈控訴。

Illustration by Alan Cheung @hehohood_alan
Text by Heath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