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冷最深奧藍綠的海 | by Kaminari

有本地藝術家聽到我要寫Sean Scully的個展,嘩了一聲:「抽象畫,怎麼寫?!」是的,抽象畫艱澀難懂,你可以花整個星期來看不同藝評家的分析以至哲學家的理論,然後仍未能想出一個所以來。同時,抽象畫親民又易入口,色塊、線條和比例,是所有文化的共通語言,無論是3歲或80歲,有否接觸過藝術,都能輕易地在Rothko的展覽中,找出喜愛的一幅。我以為這正是抽象畫無遠弗屆的力量。

被稱為在過往半世紀國際上最具資歷的抽象藝術家,愛爾蘭籍的美國藝術家Sean Scully經常在世界各地舉行個展,去過中國五次,總算來到香港。

1945年出生的Scully花了很多時間用繪畫來探討形狀、顏色與色調的關係,在平面上構成各種四邊形。他一直說要以藝術與不同文化溝通,巡迴世界的抽象畫展似乎是最好的手段。你也可以看寫他的書和論文、了解他的生平(還有好一些淒慘故事),但更直接的,不妨放開一切,讓顏色和主觀將你淹沒。那也是一種勇氣。

(如果還想了解更多,請再往下看)
.
.
.
.
.
.
.
.
.
.
.
.
作為首個香港個展,不難看到Scully與策展人Alfredo Cramerotti的用心。除了最新的Spitbite法版畫,也有早期的經典作品,涵蓋不同材質和大小。

「這個展覽空間非常有趣但也不容易,我們想展示不同類型的作品,不是回顧展的那種,但會包括一些主要的作品,比如《Queen》(可說是我的『Wall of Light』系列中最出色的作品)。但我也想加入一些很個人的作品,比如『Landline』系列的數幅,都是非常非常近期的作品。在這數幅作品把微妙的光線和節奏擬人化,因為沒有一條線條是直的,與同場展出的一些著名作品形成鮮明對比。」

說的是數幅陳列在展覽盡頭的prints是2018年的新作,Scully甚至認為那是他最好的prints。「它們有極大的動感,我想強調作品中的維度,這一般都透過不同媒介來呈現。作品的物理特性是創作的一部份——媒介是一種表達形式,大型的帆布畫與小型的水彩畫是非常不同的。哪怕用的是類似的圖像,在表達的可是非常不同的東西。」

在展覽中,被不同的四邊形色塊和顏色圍繞時,不時忘了去細看顏料和媒介的關係,Scully說這個觀賞的過程並不需要太刻意:「人們不應該害怕抽象,尤其是我的抽象作品是相當開放的,在採討與世界以及自然的關係。在我個人來說,我從未和現實分開,而我的作品和我一樣,很踏實。這些作品並非抽象的概念,而是一個物理表現。它們的物質性很有重量,並不神秘亦非純粹的審美,也正也使作品更平易近人。」

Sean Scully: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the World
日期:
2018年3月28日至4月29日
地點:
香港藝術中心包氏畫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