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感療癒系拼貼 | 葉葦

有些抽象藝術家的作品很難讀,也很醜,看得很不順眼,但MAGNUS PLESSEN的卻完全不是這回事。

其實PLESSEN的「1914」系列介乎抽象與具象之間,至少不是完全抽象,不是完全的無從入手,我所看到不光是色塊的組成,還有畢加索的立體主義拼貼手法、席勒般扭曲狂野的表現主義風格,還有日本江戶浮世繪裡的情愛與慾望。

事實上,PLESSEN受到1924年ERNST FREIDRICH的一部著作《WAR AGAINST WAR》所影響,書中輯錄了大量一戰時期的傷兵圖片,揭示了自動化武器對於人類造成的永久性傷害,帶有強烈的反戰意識。展覽開幕前我有機會和藝術家在畫廊共進早午餐,只見他一身灑落的穿著風格活像一個PARISIAN:孖襟外套襯修身牛仔褲,腳踏一雙中筒皮靴,腕上一只VINTAGE勞力士蠔式運動錶,實際上他卻是來自德國柏林,在西德環境中長大,對於兩次世界大戰必然具有別於異國人的深刻而個人化的見解。

此系列的油畫和拼貼中,可見他借用舊式的木製活動關節人偶,及兒童換裝紙板公仔作為SUBJECT MATTER,透過畫面構圖的解構與重構,與近乎支離破碎的人體姿態與布局,抽象地重現出退役軍人殘缺的容貌和身體,同時表達其潛藏於內心扭曲的想像和慾望。與其站在戰爭歷史批判者的角色,藝術家將稚兒玩物與殘酷現實世界放在畫布上直接比對,借視覺上的矛盾觀念引發觀眾的好奇和思考,絕對是一個更為睿智的決擇。

就PLESSEN的創作主題而言,選擇抽象的表現方式相當合理,因為前人已經完成了歷史紀實的任務,至於原始而具體地描繪殘酷與情慾的畫面也不是傳統藝術家的一貫作風。PLESSEN的畫裡還不時添上花盆、茶杯、水果等具象物件,也採用了大量粉色調和高對比的顏色組合,儘管常有班駁血跡點綴其間,實際上使表面上的愉悅感掩蓋了暗藏的恐怖。

「1914」系列花去藝術家四年的腦汁來完成 ,相信大部份憤恨、恐懼、排斥的情緒早已沉澱為相對冷靜、包容和積極的態度。我十分認同現在展出的一系列作品是最近乎於理想的創作成果,處於抽象和具象之間一個恰到好處的平衡。

Magnus Plessen:
Mess Dress Mess Undress
Date:
2018.1.24 – 3.17
Venue:
White Cube
G/F, 50 Connaught Road Central, Hong Ko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